中华日报社论业者做好风险控管再打亚洲金融杯
2020-04-26

    中华日报23日社论--业者做好风险控管再打亚洲金融杯 全文如下:

 三月二十四日上午,在香港上市的大陆辉山乳业无预警崩跌百分之八十五,每股股价从二点八一港元跌到只剩○点四二港元,市值瞬间蒸发三百二十二亿港元,下午被迫暂停交易,随后停牌至今。另据该公司停牌前持股人资料,国银在香港证券公司包括永丰、元大、京华山一、凯基等等赫然在内,合计持股逾一成,最近衰事连连的永丰金更独拔头筹,占半数以上,金管会检查局将对永丰金展开调查,主委李瑞仓更请永丰金董事长何寿川到金管会「喝咖啡」。

 市值蒸发三百二十二亿港元,折合新台币约一千二百六十亿元,国银持股逾一成,等于损失逾一百二十六亿元,某财经名嘴说:「台湾股民至少损失上百亿元」,极尽耸动,但因国银在港券商服务对象以境外为主,台湾股民只能以複委託进场,迄今未见申诉,损失应极有限。

 台湾股民倖免,国银却没那幺幸运,以永丰金驻港券商为例,辉山乳业持股达百分之五点三六,崩跌当日蒸发新台币六十余亿元,真正苦主虽是买家,惟其中融资金额达三亿四千两百万港币,折合新台币约十三亿元,如客户拒补保证金,又无其他担保品或在户股票可供追讨,这将是永丰金损失的上限。据此推估,国银在此惨烈一役中,总损失或落在新台币二十五至三十亿元间,亚洲金融杯尚未开打,台湾金融业者已告折翼。

 融资交易在港又称「孖展」,为控制风险,仅对大型蓝筹股提供孖展服务,随时根据个别股票波动调整孖展比率;正因融资比率可适时调整,如券商具有危机意识,对辉山乳业深入了解,做好风险控管,既保护自己,也能帮客户免于灭顶。

 辉山乳业是一页传奇与神话,前身为国营「瀋阳乳业」,私有化后,由原总经理杨凯成立「辉山控股」併入旗下,改名「辉山乳业」,并搭着前总理温家宝要让每个小孩有牛奶喝的中国梦,更与曾任辽宁省委书记的现任总理李克强攀龙附凤,快速崛起,杨凯更成为辽宁首富。二○一三年在港挂牌,虽逢大陆经济软着陆,错失乳业黄金时期,但辉山乳业财报一样亮丽,股价持稳,因此引起中概股杀手—美国「浑水」公司创办人卡森布洛克注意。

 浑水团队花数月时间,分访同业、会计师、往来客户,研判相关资料,甚至动用无人机观察农场动态,发现辉山存在掏空、夸大利润、财报作假、财务槓桿过高等缺失,而将牛出售再回租的所谓「牛融资」,不仅是笑话,也暴露辉山财务黑洞。浑水因此在去年十二月中发表看空报告,直指辉山乳业是一场骗局,价值近零。

 浑水报告一出,股市譁然,一度短暂停牌,杨凯却融资加码买进,稳定市场信心,股价持稳不坠,大出市场意外。但浑水强调的偏高财务槓桿,在杨凯硬撑三个月后,终于成了压垮辉山的最后一根稻草,停牌后,包括一笔两亿美元及另一笔近八千万美元贷款均告违约。

 值得玩味的是,永丰金二十日深夜发布新闻称,在浑水报告出炉后,两度派员赴辉山总部查访,并即降低融资成数,以控管风险,这是正确作法,应追蹤的是,融资成数果真降低了吗?降低几成?更大的问题在于,金融业者风险控管竟有这幺大的漏洞,能打亚洲杯吗?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